当前位置:首页 >  党派人物  >  

金华民革党员倪柳英和她一家人的抗疫故事

发布时间:2020-02-17 20:27:06 来源:澳门星际赌场

自武汉通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出现后,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无数医护人员坚守一线,除了他们,还有一群在不同岗位的守城人,放弃假期,不顾安危,奋战在抗疫的路上。其中,金华民革就有一批身处不同岗位的基层党员,正亲身参与着这场战“疫”。

在此,我们记录下他们以及他们所看到的故事,说给您听——

2月6日,金华民革微信公众号刊登了民革婺城区基层委党员倪柳英的抗疫日志后,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她的一对双胞胎女儿有感于父母工作的艰苦,在情人节这天专门给爸爸谢了一封信,金华新闻客户端获悉后,刊登了姐妹俩的信件,金华日报记者李艳专程采访了两姐妹,昨天在金华新闻客户端刊出了采访全文,今天的《金华日报》在A5版又以“双胞胎姐妹花给爸爸的一封信让人泪目”为题予以登出。下面,我们就来听听他们一家子的抗疫故事吧……

整整28天没有见到爸爸,昨天,婺城区白龙桥第二小学六(2)班学生张子未、张子末思念爸爸心切,双双提笔给爸爸写了一封信。字里行间,充满了对爸爸的敬意和牵挂,感人至深。

幸福一家,左为姐姐张子未,右为妹妹张子末

张子未、张子末是双胞胎姐妹,今年12岁。她们的爸爸张茂秀市婺城区人大代表、乾西乡卫生院院长,疫情开始就一直奋战在一线;她们的妈妈倪柳英是市民革党员、婺城区白龙桥中心卫生院医生,疫情期间,也每天坚守在一线。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每一位冲在一线的逆行英雄背后,都是“舍小家 顾大家”的牺牲和付出,浸满了家人的牵挂和泪水。

张茂秀(右)在高速路口值勤

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我的心疼,第一次主动挂掉了电话

【家书】

爸爸,几天前我们视频时,我说您老未经我同意,擅自跑我梦里,意欲何干?我撒娇地告诉你:爸爸,宝宝想你了!我看见你眼角有泪花,你迅速地用手拭去,我眼里看见了一双完全陌生的手,那不是你的手,那怎么可能是你的手?在我印象中,你的手是光滑厚实的,你喜欢摸摸我的小脸蛋说:“真乖!”而我眼前闪过的那是一双干裂,脱皮,布满红疹,略带肿胀的手。我问你,爸爸,你的手怎么啦?你轻描淡写地说洗手洗多了。我不知道怎么告诉你我的心疼,第一次主动挂掉了电话,因为我不想让你听见我的哽咽。

张茂秀(右)在隔离点做医护服务

倪柳英(左)在卡点测体温

倪柳英不管再忙,每天总能回家,张茂秀却不同,自1月19日以来,一直没有回过家。

“爸爸,细细数来,足足有28天没有见过你了。自从疫情爆发,你就没有回过家。每天晚上和你的短短的通话,回想起来是那么的温馨,但每次你总是匆匆忙忙地跟我们挂掉。有时候我们想你了,给你打电话,接的是别的医生,他们告诉我您在忙!视频中你总是穿着白色的隔离衣,戴着口罩和护目镜,全副武装,我仿佛看见你与病毒大战三百回合。”张子未在信中倾吐了对爸爸的思念和敬意。

2月14日,姐妹俩没能等来你爸爸的电话,晚上8时左右,姐妹俩想爸爸心切,双双坐在书桌前,提笔和爸爸说起了心里话。

“亲爱的胖子:

你一定非常意外,我怎么会突然给你写信。”

胖子是姐妹俩对爸爸的昵称。虽然开玩笑“我们和妈妈似乎已经习惯了没有你的日子”,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爸爸竟然未经同意,“擅自跑我梦里”。 “我梦见爸爸陪我们在彩虹彩散步,还在婺江坐游船。”张子未说,自自己懂事以来,爸爸很少陪她和妹妹,医院就是他的家。“妈妈经常开玩笑:干脆让你爸卷了铺盖住医院算了!” 几天前视频时,张子未告诉爸爸自己梦见他了,还撒娇说想他了。

“爸爸感动地流泪了,爸爸完全陌生的手,也就是那时候被我看到的。”张子未非常心细,仅仅是爸爸“迅速擦泪花”的一个动作,张子未却注意到爸爸的手“干裂、脱皮、布满红疹,还略带肿胀”。 “爸爸难得打电话回家,每次我都舍不得挂。爸爸这么长时间没回家,我憋了很多心里话要对爸爸说。但那天,我第一次主动挂掉了电话。放下电话失声痛哭,我太心疼爸爸了。”

张子未告诉记者,她好想“抱抱爸爸”,最想和爸爸说:“爸爸,我爱你!就像你爱医院的工作一样!”

“难道你是钢铁侠,不怕传染啊?”

【家书】

听说爸爸将被领导强制休息,我喜出望外,急忙打电话给爸爸催他回家,结果被爸爸残忍拒绝,理由是医院里上班的叔叔阿姨很久没有休息过了,他要坚守岗位,好让他们回家休息。我们姐妹俩是十二万个不情愿,可是我们理解爸爸。爸爸还哄我们说他不回家,是因为天天和疑似病人在一起,回来看我们,会把病毒带回来,我们姐妹还小,抵抗力不好,会被感染的。我质问爸爸,难道你是钢铁侠,不怕传染啊?”

姐妹俩高兴极了,以为终于可以见到爸爸。

张茂秀打电话回家:“宝宝,爸爸今天休息,回单位去替一下医院的叔叔阿姨,她们很久没有回家了!” 电话那头一脸的失望:“你不也很久没回家了吗?”     当天,张茂秀虽然从六和大酒店隔离点撤出,却依然在乾西卫生院、高速路口等忙到深夜11点多。

昨天晚上9时多,记者与张茂秀取得联系时,他刚从高速路口测体温的卡点回来。第二天凌晨2时,还要再去换班。 “六和大酒店是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隔离点,我是专班医生,负责隔离人员24小时医学观察工作,和他们同吃同住,为他们提供医疗服务、消毒防护,还要给他们送餐、倒垃圾,照顾他们的生活起居,要做他们的心理辅导。” 张茂秀说,该隔离点最多同时隔离26人,最少8人,迄今已陆续有45人解除隔离,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

写信前一天晚上,临睡前,母女仨临睡前聊天,倪柳英问张子末:“你爸没日没夜地待在隔离点,新冠可不长眼,如果你爸也被感染了,你该怎么办?”

张子末脱口而出:“爸爸一定能挺过去,爸爸防护好,操作规范,不会有意外。” 张子末告诉记者,爸爸就像钢铁侠一样勇敢。虽然很想爸爸,但她以大人的口吻叮嘱:“爸爸,好好工作,我们等你平安归来。”

等疫情结束了,你管医院也管我们的家


[ 责任编辑:王艺晗 ]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手机版 申博开户 百家乐娱乐登入 网上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菲律宾 菲律宾申博在线登入官网 www.88tyc.com 申博现金网登入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ag国际馆
    申博百家乐 澳门银河赌场 太阳城 星级百家乐
    申博138开户 申博官网登录 申博官网登录 太阳城app下载